你知道吗?涂鸦有四大好处

涂鸦从七个方面改变您的生活_meitu_33

坐在联合国安理会上听取有关全球安全以及中东问题的演讲时,希拉里·克林顿被拍到在自己面前的演讲纸上快些地写着什么。她在进行最后的演讲稿修改?还是在添加一些需要回答的问题?不,她在涂鸦。全球各地的报纸马上对这一幕进行了报道,这说明她在一个如此重要而且复杂的会议上并没有专心。

但是仅仅因为她在涂鸦并不意味着她没有认真地在听,当然也不能说明她没有在思考。涂鸦并不完全是神经科学和心理学研究的温床,但世界各地的一些团队已经开始研究涂鸦如何帮忙改善您在完成任务时的认知表现,例如记忆保存,听力,创造力和情绪表达等。所以下次你发现自己在涂鸦时,不要停下来,觉得自己应该去做一些更有用的事情,实际上你就是在做有意义的事情。

01.涂鸦能阻止您的大脑陷入默认状态

你可以将您的大脑想象成在觉醒和休眠之间的一条分界线。理想情况下,有很多东西可以让您的大脑活跃起来,并且激活您大脑中的注意力线路。当我们集中注意力时,大脑的皮质和皮质下区域确保我们的眼睛集中在一个特定的方向,并且进入的视觉信息被传送到正确的位置。但是当我们没有集中注意力的时候呢?

目前的研究表明,当你的大脑无所事事时,它就进入默认模式,调动一些可以让大脑坐下来等待下一个任务的电路,让您的大脑不会消耗太多的能量。这种默认状态包括皮层区域,例如参与记忆的内侧颞叶,以及后部扣带皮层,后部扣带皮层是让大脑保持高度连接的一部分,用于传递来自各地的信息。您在做白日梦或者在脑海中回放某些回忆时,默认模式就被激活了。

1

如果这只是一个让大脑活跃起来的问题,那么您可以从希拉里克林顿的书中抽出一页,涂上任何您能够想到的东西,如螺旋形和抽象形状,这些东西都会让您的思绪不再落入一种默认状态,或者不去关注外部世界。但如果你想有章可循地涂鸦,那么请考虑遵循2011年英国诺丁汉大学和澳大利亚拉筹伯和迪肯大学的科学文章的建议。他们研究了涂鸦和绘画如何助力科学教育,但他们的想法同样适用于任何创意领域。他们认为绘画可以用来沟通,说理,参与和学习。因此,您可以用自己的涂鸦在同事或客户面前解释自己的想法,用您的涂鸦引导他们,并通过自己对某一设计或想法的论证来吸引他们,同时也帮助您学习新技术和发现新思路。对于大脑来说,进入这种默认状态显然是好事,当它不需要做任何事情时,这是一种节约能量的方式。但是我们都知道,在真正需要集中注意力的时候我们有时候会跑神。

02.涂鸦可以改善您的记忆力

任何怀有创造力的人都知道白日梦的名声并不好。当你的大脑处于这种默认模式时,抽象思维,不同思维,情绪和记忆之间会形成许多联系。但有时候你需要的不是做白日梦,而是让您的大脑处于脱离的状态,却仍能注意外界的刺激。这个时候涂鸦可能就派的上用场了。前面已经说过,涂鸦是否最终有助于集中注意力和唤醒大脑,现在这方面的研究几乎没有。其中一项赞成涂鸦的研究是由英国普利茅斯大学的Jackie Andrade完成的。

2

她让人们听一段无聊的电话对话,听完后让他们去回忆起对话里的信息。一半的参与者还需在信息中的某些地方涂上方块和圆圈,在涂画的过程中不需要保持整洁或者非得画在线内。这些涂涂画画的人和涂鸦手很像,最终他们在回忆信息方面的表现比另外一半人好得多。那么,为什么涂鸦的人回忆起信息来比非涂鸦的人表现得更好呢。好吧,这可能是因为涂鸦不会让人陷入默认状态并开始做白日梦。它让他们保持在合理的活跃水平,在涂涂画画的时候也能够关注要听的信息。参与者事先并不知道这是一个记忆测试,只是要求他们写下一些名字(这些笔记在被测试之前被拿走了),所以非涂鸦者们没有理由不进入白日梦状态。当话题十分无聊时,涂鸦似乎可以帮助人们集中注意力去听东西。克林顿总统图书馆遭到黑客攻击时,黑客在家中涂鸦,在网络上张贴了比尔克林顿涂鸦中的备忘录。

3

这些涂鸦包括一条在SlobodanMilošević上吹气的龙,一辆豪华轿车,一面美国国旗和一些男性解剖图。克林顿在听取发布会时勾画了这些东西,你可以从备忘录和这些图画中了解他的大脑当时是如何处理信息的。

所以,如果您像希拉里和克林顿一样会听一些很无聊的东西,这个时候不要觉得涂鸦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您可能真的只是在帮助自己集中注意力,而不是让自己的大脑处于一种默认状态,放任它做白日梦。随意画出你脑子里出现的一切东西吧。你可能会发现,这些涂鸦可以帮助你记住后来发生的事情,正如纽约市立大学的哲学教授Jesse Prinz所做的那样。他会去画演讲的人。通常他会在图像中画出抽象的东西,等他稍后再看这些图画时,它们可以帮助他回忆这个人在演讲中所说的话。您可能没有他那样的绘画道具,还是让自己不要做白日梦还是能够增强您的记忆能力。

03.涂鸦让您创意十足

涂鸦不仅仅是一种阻止你做白日梦并让您的大脑不会入睡的一种方式。绘图行为本身就是一种创意行为,可以帮您想出一些好主意来解决您所遇到的棘手问题。例如,具体的想法可以通过涂鸦来呈现。 在1963年一次无聊的会议上,波兰数学家Stanisław开始在他的报纸上画一个方形螺旋数字。然后他心不在焉地圈出了所有的素数,并注意到了一种模式——素数沿着螺旋的对角线排列。乌兰只是通过涂鸦不经意地发现了一个隐藏的素数数学模式。涂鸦还可以帮助您创建和改进您已有的创意。在这方面,作家似乎就是很常见的涂鸦手。例如,普希金会在他手稿的边缘涂鸦自己诗歌中的人物和面容,这大概能让作品中的人物在自己的想象中栩栩如生。

4

陀思妥耶夫斯基也是这样做的,他的作品中的图像就与他手稿中的文字混杂在一起。 J.K.罗琳会将写的小说中的角色和背景涂鸦出来,这样她就可以在写作的时候可以参考这些涂鸦,还更清晰地描述他们。

5

虽然我们通常可能不认为这是涂鸦。因为即使它们是作者在从事其他工作时心不在焉涂涂画画出来的,但是他们看上去更像画。大多数人一想到涂鸦就会想起我们画过的螺旋形,圆形以及很多抽象的形状。有些人认为涂鸦需要绘画技巧而避免涂鸦。他们认为绘制好一点的草图也是很有价值的,而像涂鸦那样抽象的描画是毫无意义的。如果你擅长绘画,那当然很好,但是只是不能准确地画出演讲人的脸部并不代表你应该避免涂鸦。“涂鸦革命”一书的作者逊尼·布朗建议先学习画基础的线条,点,圆形和三角形,然后从这些开始其他的。几乎所有的形状都由这些部分组成,而且您可以通过反复绘制这些形状来让自己的大脑保持清醒状态。

事实上,逊尼布朗在她的书中提出了三种不同的涂鸦技巧来帮助您开始涂鸦之旅。首先是雾化。此处您可以采用一个简单的想法,然后将其分解为不同的部分,这样您就可以考虑整体的不同部分。例如,绘制一头大象的不同部分。还有就是在游戏风暴里,您可以将两个不同的想法融合在一起。例如,画一只水獭后再画一个皇后,然后看看你可以从这两者的组合中得到什么。再者,你有一个过程导图。这是一种把自己的想法以及正遇到的问题涂鸦出来的一种很好的方法。将它们绘制出来并将所有的想法写在纸上,您可能会得出不同的关联和结论。而不是从头脑中简单的只言片语中得出些什么。

涂鸦也可以帮助克服创造力的消极方面。当你感到沮丧,焦虑或压抑时,用言语表达这些感受可能很困难。但是您的脑海中可能会浮现一幅能够表达自身感受的图画。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地亚哥分校队正在测试他们设计的一个数字素描平台,名字叫做UbiSketch。在四周测试时间内,他们发现用户经常勾勒出表达他们感受的图画,然后将这些图画发送给他们的朋友和家人。一个人勾勒出他疲惫不堪的大脑,因为他正因为工作和刚出生的孩子而筋疲力尽。另一位测试人员在接近截止日期的时候发送了她的学期论文照片。这些涂鸦就是“一图道尽千言万语”的直观例子。

6

如果你觉得自己紧张得没法用合适的语言表达自己,那您可以考虑画出自己感受。即使它只是一个铅笔涂鸦,人们至少会知道你的感受。

04.有时涂鸦也是一种阻碍

Andrade研究了涂鸦对听力任务的影响,但是当您需要专心于视觉任务,而您却在涂鸦时,会发生什么呢?如果你应该关注的任务需要视觉参与,那么涂鸦可能不是最好的选择。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2012年的一项研究让参与者观看一组图像,看完后从一个列表中去回忆这些图像。一组只需要专注于图像,而另一组则被要求同时涂鸦。与没有涂鸦的人相比,涂鸦的人要想起哪些照片展示过更难。

在这个实验中,您就可以明白为什么是这样一个结果。涂鸦和观看图像都需要相同的感觉 —视觉。当你听到的内容单调乏味时,涂鸦可能足以让你的大脑保持清醒并帮助你记住信息,但是用同样的感官进行多任务处理对你的大脑来说就要求很高了,因此它必须只能优先考虑选择一个。

但如果你是一位视觉艺术家,那就没必要感到失望。对于那些具有视觉创造力的人来说,涂鸦是一种阻止你思想游移的好方式。建筑学教授Gabriela Goldschmidt研究了自己课堂上学生们的设计方法。一个学生应该设计一间幼儿园,但是他很难想出好的设计点子。这个学生在无聊时经常涂画自己的签名。这样做的时候,他注意到字母间渐渐显现了一些图案,而那正是自己想要设计的幼儿园游乐区的样子。他从自己的涂鸦中提炼出设计图纸,并提出了可行的设计。

结论

7

所以,基本上来讲,除非你应该看别的东西,否则,除了讲师/同事/配偶抱怨你没有听以外,涂鸦几乎百利而无一害(如果真的如此,就把您的涂鸦发给我们吧)。每当你觉得自己思想处于游离状态,或者遇到了问题时。如果你不能画画,不要担心,也不要担心最终落在纸上的会是什么东西,除非你是总统,因为那样您随手乱画的东西都可能出名。

所以,大胆地来涂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