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爱眼日:不让明眸变成“毛玻璃”,设计师们都做了哪些努力?

全国爱眼日:不让明眸变成“毛玻璃”,设计师们都做了哪些努力?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Copied

教育部曾发布了《中国义务教育质量监测报告》,报告显示仅在四年级、八年级学生中,视力不良检测率分别为 36.5%、65.3%,部分区域学生视力不良问题突出,视力不良检出率四年级超过 60%,八年级超过 80%。

我国青少年近视率高居世界第一,这个数字震惊了很多人,但你知道爱眼这事儿,设计师们都做了哪些努力吗?今天全国爱眼日,我们来聊聊设计与爱眼的关系。

 

 

视力表的设计

19世纪30年代,第一张视力表就存在了。德国眼科医生海因里希·库西勒是最早将视力表用于临床检测的人之一,他设计了 12 行从大到小的哥特字体做成了第一张视力表,奠定了视力表的基本模型。

「特别之处」乘着哥特式的复兴浪潮,医生利用了当时如火如荼的哥特式文字作为识别图标。

 

库西勒的哥特字体视力表

库西勒的哥特字体视力表(Heinrich Küchler, Schriftnummerprobe für Gesichtsleidende, Darmstadt, 1843)

19世纪60年代,荷兰眼科医生赫尔曼·斯内伦规范了视力检测的标准,包括被测者和视力表的距离,视力表上字体的大小等,从而为军队、医院提供了统一的量化标准。

「特别之处」这些A、C、E、G等这些字母的宽度和间距都被标准化了,为中国常见的 E 字视力表、美国常见的多字母视力表提供了标准化的参考。

 

赫尔曼·斯内伦 视力表

赫尔曼·斯内伦和一张典型的 Snellen 视力表。(图:Wikimedia Commons & precision-vision.com

20世纪,旧金山医生乔治·迈耶尔制作了一张万用视力表。

「特别之处」这个视力表不仅有各种语言文字,还有专供儿童和教育程度低的人的图像视标,拒绝字母式的单调无趣,显得更为友好和精美。

 

迈耶尔的万用视力表 (2)

迈耶尔的万用视力表。(图:U.S. National Library of Medicine

未来会不会有视力表的改进,从视力精度和友好度的方面说,应该是会更好的,对于视力精度的研究,也许能为设计师提供一个更为科学的检视角度。从设计的角度来说,字体结构比例、笔画关系、正负空间分布也会拿捏地更好。

 

全国爱眼日宣传海报设计

不只是视力表,还有很多爱眼日的宣传物料,都是设计师们想通过视觉传达传达给你一些爱眼的小tips,例如这款黄褐色全国爱眼日节日宣传中文海报,通过贴纸的设计形式提醒你一些护眼的知识。

 

 

例如这款蓝绿色眼科手绘海报,简约清柔的色彩基调,为观众营造一种友好、明净的体验感,适合做节日宣传及其它推广活动。

 

 

例如这款灰紫色全国爱眼日的手绘海报,以视力表为背景元素,用简约创意的方式呼应主题,希望引起越来越多人的关注。

 

 

从视力表到海报,我们看到作为医生的他们,作为设计师的他们都在为我们的“视力健康”努力,全国爱眼日,今年的宣传主题是:视觉2020,关注普遍的眼健康。不妨现在用一张海报设计来引起更多人关注,提醒更多的人,别让你的明眸变成一对毛玻璃!

了解更多全国爱眼日宣传海报设计或社交媒体图片,可以进入Canva主页,免费获取更多。

 

Canva企业版

 

6万免费模板,千万版权素材,在线作图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