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周围都是垃圾,你也要和垃圾相融合吗

设计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Copied

历时六年,长沙梅溪湖国际文化中心这个总投资27.6亿元,被建筑界视为扎哈·哈迪德留给世界的最后一个礼物的“钢铁芙蓉花”,终于在梅溪湖畔绽放了。

图片来自 景观周

建筑外观延续了扎哈一贯的炫酷风格,“三个流动的花瓣”落入梅溪湖激起不同形态的“涟漪”,从空中俯瞰宛若三朵芙蓉花盛开在梅溪湖畔,与素有“芙蓉国”之称的湖南相得益彰。

图片来自 景观周

而花瓣的造型决定了工程建设的难度,复杂的空间关系使钢材弯曲,制作及拼接的难度极大。

图片来自 景观周

而进入内部,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光影交织的奇观世界。多层次的透视、无穷的消失点、倾斜的多角度之外峰回路转、突然杀出或是插进来的水平面,这一切都完成了传统建筑学“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图片来自景观周

“芙蓉花”三大主体建筑各据一方,但通过蜿蜒的通道、弯曲的白色平面及具有巴洛克风格的建筑相互连接在一起,三座建筑保持和谐统一,极具未来感和开放性。

图片来自景观周

艺术馆上釉的玻璃犹如一波波涟漪,向湖面慢慢散开,阳光从微波中照进美术馆中,有一种波光粼粼的感觉。简洁的色调,流畅的线条,建筑造型飘逸灵动,这是扎哈·哈迪德标志风格。

图片来自景观周

2017年7月7日英国皇室安妮公主殿下首次访湘,为扎哈生前最后的作品梅溪湖国际文化艺术中心揭幕。

唯独扎哈缺席了。

图片来自搜狐

世人对天才的评价总有些极端。

有人说她是“女魔头”

有人说她是“曲线女王”

有人说她是建筑界的“女巫师”

有人称赞她的作品优美、性感

有些人批评她的设计浪费、不务实

有些人称她是最优秀的“解构主义大师”

也有些人说:“扎哈给了我们一张通往未来的通行证。”还有人说她的设计造价都太高。

无论外界对她的印象如何,都不能掩盖她的光芒。毫不夸张地说,她的建筑风格影响了一个时代。

不可一世的霸气,永垂不朽的曲线。

图片来自景观周

1950年扎哈出生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那时,巴格达还是一座现代化国际化的大都市。她的父亲是曾是伊拉克财政部长。富裕的家庭环境使她从小就有环游世界的机会。扎哈说: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每年夏天我都会和父母一起旅行,每到一处就会去参观当地著名建筑,我想这激发了我对建筑的热爱,我愿意通过建筑去了解每个城市。“

图片来自搜狐

在扎哈四十年的职业生涯中,她从全球范围内捕捉灵感,用开拓性的视野改写了21世纪的建筑与设计,最重要的是,她给“空间”一个全新的定义。

图片来自景观周

图片来自景观周

空间是有流动性的,曲线是扎哈一切创作的内核。诗人里尔克曾说:“一个变动不断的地方,在无限的空间中翻转”。

这就如同她的作品中所呈现的意象:在永恒流动的曲线中,空间不断循环以获新生,同时渗透在人们生活的不同领域,彰显关于未来的畅想。

图片来自景观周

纸鹤一般轻盈欲飞的德国维特拉消防局(1990-1993),是扎哈第一座落成的建筑项目。她的创作以此为节点,分为前后两个阶段。

图片来自景观周

在此之前,她一直被批评为“纸上谈兵”;而在此之后,她凭借美国辛辛那提当代艺术中心、奥地利因斯布鲁克滑雪台等一个又一个精彩案例而扬名天下。

图片来自景观周

以独树一帜的解构主义设计风格及强烈的个性,扎哈在以男性为主的建筑设计行业得以占据一席之地。2004年,扎哈·哈迪德成为了首位获得普利兹克奖的女建筑师,从此扎哈开启了自己的时代,紧随其后的是英国、法国、日本和美国建筑界各种奖项甚至英国皇室的爵位。

图片来自景观周

她的学生,国内顶尖建筑事务所MAD的创始人马岩松谈及扎哈对自己的影响时说,“我最欣赏她的地方也是影响我最大的,即她是一个忠于自己的艺术家。”

扎哈的整个思考过程都在她的速写本上明明白白地表露出来,上面的线条优美利落,没有一根是多余的。

图片来自景观周

早前香港的回顾展就聚焦在扎哈的“纸上”,《卫报》评论道:“展览为这位建筑师早期生涯中的创作过程提供了一个独一无二的视角,向我们展示了奇特的线条是如何在她的速写本上孕育成型,逐渐汇聚成一个由点、线和螺旋图案组成的深邃宇宙,最后演化成实际的建筑图纸和巨幅画作。”

图片来自景观周

她的作品通常尺寸很大,然而每一根线条、每一种色彩都师出有名。“草图上的扭曲部分会成为建筑物的扭曲部分;草图上的突出部分也会成为建筑物的突出部分,这些过程都会如实反映在建筑物上。” 扎哈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图片来自景观周

图片来自景观周

扎哈有一句名言:“如果你的周围都是垃圾,你也要和垃圾相融合吗?”这句桀骜不驯的话语恰恰是扎哈在国内的许多项目所受到的批评:体量过大、造型突兀、与环境不相融合。

图片来自搜狐

而这一批评在扎哈赢得东京新国立体育馆竞赛项目时在邻国日本发酵到了最高潮。

图片来自搜狐

撇开东京的复杂性不谈,在中国,经济的迅速发展和快速崛起的大国形象为扎哈提供了创作的舞台,广州歌剧院、望京SOHO、银河SOHO,都算得上是当代非常大体量的建筑物。

图片来自搜狐

图片来自搜狐

图片来自搜狐

与之相对的,“中国沦为外国建筑师的试验田”的舆论也由此而来。

但不可否认的是,扎哈设计的作品极具未来感,在中国的每一个设计都点缀了一处风景,耀眼了一座城,给全世界人带来了视觉上的惊艳。

图片来自搜狐

如今,扎哈几乎成了建筑界的一种信仰。“大声读出‘Zaha’,听起来就像一把无瑕的钢刀划过空气,有如一个新词。” 英国作家Shumon Basar在《From Z to A and Zaha Again》一书中无限崇敬地写道。

图片来自搜狐

可惜天妒英才。2016年3月31日,扎哈·哈迪德因心脏疾病而去世,享年66岁。

扎哈开创了一种从者如云的建筑风格,也为自身创作留下了一个开放式的结尾。也许扎哈一直坚持的设计理念是对她一声最好的总结:“有三百六十种可能,为什么要一成一变呢?”

图片来自 Canv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