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树上柠檬果,柠檬树下你和我

柠檬树上柠檬果,柠檬树下你和我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Copied

记得高中政治课本有这样一句话“人人都有自己的世界观,但并非人人都是哲学家”。然而如今网友们的文化水平一天更比一天高,在新浪微博随时随地学习新姿势。

近些年网友们热议的是“人类的本质到底是什么”这个话题,继复读机,咕咕咕,王境泽后,最新研究成果是——柠檬精。(图片来源见水印)

柠檬树上柠檬果,柠檬树下你和我

我们说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但是这种心理逐渐被乐观的自嘲所替代,而且又有哪种水果能比得上柠檬的酸度呢?所以柠檬这种水果就变成了酸的代名词。但是柠檬精并不是一个贬义词,它是偏向中性的词汇。柠檬很酸,但是这颗羡慕的心只是默默流泪,无法抗拒酸柠檬的清新香气。经典名言是下方这样的↓

这什么神仙爱情!我酸了

这腿!这腰!我酸了

看看她的发量!我酸了

当恰柠檬赶上emoji Renaissance时期,就变成了如下图的表情包。

柠檬树上柠檬果,柠檬树下你和我

柠檬精是一种自嘲,勇于承认自己是柠檬精,才是恰柠檬(恰:方言中的“吃”)的真谛。并不是嫉妒别人或者产生不好的想法,柠檬精只是单纯感叹别人拥有的小美好以及自己心理落空后的失落和无奈。

也许有人会说为什么要去羡慕别人呢?做自己不好吗?但是柠檬树上柠檬果,柠檬树下你和我。成为柠檬精是一件不可避免的事情,因为总有比不上别人的地方。小时候羡慕别人家的孩子,长大了羡慕别人家的男朋友,工作了羡慕别人家的公司,别人的身材、相貌甚至投胎技术。甚至柠檬精同类中也要酸,“柠檬精也是有门槛的,看看自己肚子上的肉,你就是个柚子精。”

柠檬树上柠檬果,柠檬树下你和我

在恰柠檬的同时,我们又对美好事物抱有悲观的情绪。列夫托尔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中说“幸福的家庭总是相似的,而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但如今的不幸其实是大致一样的,所谓生活与期望不符,所谓不值得。与此同时,我们并不非常努力地去改变这种现实,反而是在求得其他人和自己一样的悲观情绪,抱团取暖。

柠檬树上柠檬果,柠檬树下你和我

美国社会学家库利的“镜中我”理论认为,“人的行为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对自我的认识,而这种认识主要是通过与他人的社会互动形成的,他人对自己的评价、态度等等,是反映自我的一面‘镜子’,个人通过这面‘镜子’认识和把握自己”。恰柠檬也是一种自我审视,我们对他人的酸可以更好地督促自己为幸福美好的生活而做努力。

其实能够将自己的情绪发泄出来也是一种成熟的表现。我们能够大大方方地自嘲,调侃自己的所作所为,比那些心理扭曲、记恨他人、辱骂他人的键盘侠而不自知好很多。大家看到愉快而美好的事情,可以尽情地恰柠檬。我虽羡慕,但却坦然接受别人在某些地方比我好的事实。

柠檬树上柠檬果,柠檬树下你和我

王小波在《黑铁时代》说:“活下去的诀窍是,保持愚蠢,又不能知道自己有多蠢”。人生苦短,当一个柠檬精有什么不好呢?

您的秘密武器,铸就令人惊艳的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