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自动贩售机,他和全世界3000多人约了会

平面设计创意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Copied

你记忆中的街头肖像创作是什么样的?是不是印象中都是景区门口头戴鸭舌帽的老大爷半小时人像速写模式?

然而,现在他们的生意可能要被一位歪果小哥给抢了。

就在昨天,这位小哥还在深圳的街头,把自己伪装成自动贩售机,用3分钟的时间为陌生人创作抽象肖像画,引起了一阵小范围的轰动。

平面设计创意

图片来自 @梁緣同學

就是他↓

平面设计创意

这位小哥独创了一种街头肖像方式——他把自己装备在一个看起来像垃圾桶的 “自动贩卖亭”里,路人只需花费3分钟时间等待,即可拥有“及影及得”画像。而他说,每一次和陌生人相处的3分钟,都是一次难得的约会。

过去几年里,他居然用这种方式在全球十多座城市,为3000多位陌生人画下肖像。

有人肯定要问了:3分钟能画出什么东西?比得上大爷们行走江湖数十年阅人无数的功力么?

功力不敢说,不过一旦你看到他的作品,就会改变想法了。

平面设计创意

是不是隐隐感受到了 Keith Haring 和毕加索合体的神秘力量?

平面设计创意

平面设计创意

图片来自 Keith Haring 和毕加索

试问谁不想要这样一张有性格的肖像画呢,说实话,好像还真从这些抽象的线条画作中看到了主人公的影子了。

平面设计创意

这位脑洞大开的小哥叫Tobias Gutmann,出生在南太平洋岛国巴布新几内亚。Tobias的成长环境非常多元:小时候他随父母移居瑞士城市苏黎世,长大后在瑞典念书,后来还在坦桑尼亚工作过。

正是因为总处于文化背景频繁切换的状态, Tobias一直思考关于事物相遇碰撞(encounter)的问题。

平面设计创意

Face-O-Mat(FOM) 是 Tobias 一个无心插柳的艺术项目,概念和初衷都跟它的名字一样自然轻松。

受到地铁站里“即影即有”证件照拍照亭的启发,2012年Tobias决定在斯德哥尔摩初雪的时候搞些事情。他用废纸板糊了第一个FOM肖像亭,打算在圣诞市集上为免费为小朋友们画画。万万没想到的是,当天的快闪活动吸引了众多兴致勃勃排长队来体验的成年人。(论小朋友的心理阴影面积……)

平面设计创意

这事儿太好玩了!Tobias一下子来了兴致,开始把这项活动当做一次长期“快闪实验”。他不定时出现在世界的某个城市,以FOM肖像亭的形式为路人作画,并一路结识着文化背景和人生经历迥异的朋友们。

FOM肖像亭缓解了两个陌生人初次见面必紧张的尴尬,因为这样一个有趣介质的存在,画家和路人在短短3分钟里都能展现最轻松自然的状态。

平面设计创意

完全模拟自动贩卖机的运作方式,FOM肖像亭需要路人投币才能使用,面对路人的操作面板上有着几个关于画作风格的选项(比如自然or夸张,彩色or黑白)。选择完毕后,只需等待3分钟,一张全世界独一无二的肖像便会从出货口缓缓送出。

这个小众的快闪活动是如何风靡全球的?

画了一段时间,这个Tobias自娱自乐的项目竟然引起了“米兰设计教母”—— Rossana Orlandi的注意。Rossana Orlandi被称为设计界的Anna Wintour,她游走在各种可能出现优秀设计师的地方,而她的工作就是提携设计师。

“成功地吸引了我的注意 ”

平面设计创意

Rossana邀请Tobias参加2013年米兰设计周的演出,这种新奇的形式加上他有趣的抽象肖像创作当场就引来了众多艺术人士的关注,活动非常成功。不用说,这下 Tobias 火了。

接下来,他收到了来自东京、伦敦……世界各地画廊艺术馆源源不断的邀请。Tobias 根据地理坐标,活动场景、音乐、天气尝试了不同的FOM肖像亭,使每次都有些不一样。

去年二月巴黎蓬皮杜中心。200个纸绘砌成为的冰屋FOM肖像亭,让参与者有特别的沉浸感。

平面设计创意

2015年重访家乡巴新,在当地人民的帮助下就地取材造了一个原生态的FOM肖像亭。

平面设计创意

第一次到东京演出时,他遭遇的最大难题是——感觉所有日本人长得都一模一样。

平面设计创意

平面设计创意

平面设计创意

平面设计创意

平面设计创意

真羡慕Tobias,可以一边环球旅行,一边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除了自己画,Tobias还将FOM肖像亭衍生出了另一个快闪活动分支——画像工坊(Factory),参与者互相为对方画像,在画画中促进对彼此的了解。

平面设计创意

平面设计创意

FOM大获成功的原因不仅仅在于有意思。

一方面,艺术家在创作的过程中会将作画对象当成朋友,积极融入不同文化和族群,把自己对世界的观察与理解通过画作悄然展示,表现出对“和而不同”的倡导。

另一方面,在当下这个自拍盛行的时代,FOM肖像亭用最返璞的方式,给人满怀归真的惊喜,同时也让参与活动的人们有意识地反思,太过沉迷现代科技组装的生活,会是多么的疏离和冷漠。

这些议题越来越成为了近些年艺术家们讨论的重点。不少人亦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用肖像作为创作媒介。

背影和秘密 Terence Eduarte

平面设计创意

图片来自 Terence Eduarte

马尼拉插图画家 Terence Eduarte在100天的时间里收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或陌生人心里的小秘密,作为交换Terence会为对方做一张背影像。每幅肖像虽然颜色亮丽,但因为专属于一个陌生人的秘密,而拥有一丝神秘的,不可言喻的温柔和脆弱感。

符号化的大脸 Julian Opie

平面设计创意

图片来自 Julian Opie

著名摇滚乐队 Blur 的一张专辑封面就是由这位英国艺术家创造的。Julian 所作的人物肖像看上去都长一个样。粗黑轮廓线、均匀色块正是他的标志。长年累月的系列创作使他的肖像作品成为了一种描绘时代的符号,反应了快节奏的都市生活中,人们频繁使用缩写符的现象。

用emoji创作出来的画作 Yung Jake

平面设计创意

图片来自 Yung Jake

看到Yung字辈的就感觉是Rapper么?那你算猜对了一半。

来自洛杉矶的Yung Jake 可不只是说唱歌手,他还是位先锋艺术家。同样是创作肖像,Yung的“颜料”是 Emoji,他只为名人创作肖像:Justin Bieber、Leonardo DiCaprio、David Bowie,甚至 Donald Trump都在他的作品中出现过。

他的作品或许不具备高深的含义,但用Emoji作画本身就已经足以让人思考数字时代的影响。

科技不应该是人和人产生距离的借口,它应该能够帮助人们建立更好关系。

就像Tobias从未想到过自己能将FOM进行到今天,如果这一刻你也开始思考这样的议题,不妨马上就开始行动!

(本文图片除特别标注外,其他均来自face-o-mat.com,由 Canva 中国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