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说唱耽误的Nike继承人,其实是穿着阿迪的《大黄蜂》导演

jeroen-den-otter-630305-unsplash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Copied

有人条条大路通罗马,也有人出生就在罗马。

近期上映的《大黄蜂》可以说是赚足了眼球,体型巨大的变形金刚总是委屈巴巴的缩成“一大团”,一双大大的狗狗眼+会动的小耳朵打动了无数可能原本对变形金刚无感的观众。

大黄蜂可爱的造型全都归功于导演特拉维斯·奈特-Travis Knight(下文简称Travis),在面试《大黄蜂》导演的时候,Travis和片方说了自己对大黄蜂的想法,片方听完立刻确定了这就是他们要找的导演。

《大黄蜂》的走红不仅仅是因为他出生自“变形金刚”家族,更是因为他的导演Travis。

Travis Knight 这个留着寸头的年轻人看起来与普通人并无丝毫差别。

但他背后却站着世界上最有钱的父亲之一,球鞋帝国Nike - 耐克的创始及掌门人,身价230亿美金的球鞋界无冕之王——Phil Knight - 菲尔·奈特,没错就是那个掏空无数男生钱包的Nike。

今年,Nike市值破了230亿美金,折合成人民币是1600亿,这个数字是什么概念?

  • 相当于45个李宁
  • 89个特步
  • 抵得上Nike所在地俄勒冈州全年GDP
  • 也就是即使中了5亿元巨额彩票,也得在有生之年连中320次才能勉强攒齐...

但愁人的是,这个继承者却从不穿自己家的鞋子,一直在“不务正业”。

01 不叛逆一次怎么敢称为青春

其实不止Travis,这个家族一直都很奇葩,个个都有叛逆基因。

Travis的爷爷是一名美国律师,同时也是俄勒冈州最大的报社的出版商,无疑他的爸爸菲尔·奈特-Phil Knight 一路有着明确而清晰的前程,继承全州最大报社出版商,或者进入法律界做一名律二代。

然而当初离经叛道的Phil却对父亲说:“老爸,我要去做酷炫的跑鞋!”

被父亲否决的Phil,最后一个人飞去日本,拿着从父亲那借来的50美金取到了虎牌鞋美国的代理,成立了“蓝带”,放弃了原本平坦的人生,创立了千亿美元的体育王国Nike。

如今,叛逆基因果然在延续,正如爷爷控制不了爸爸,爸爸也控制不了儿子。Nike对于老爷子来说是成就,对于Travis来说却是困扰。

生活完全被无聊要求及异样眼光充斥了,幼年的Travis不断受到骚扰:

“能帮我搞双限量AJ吗?”

“给我弄张迈克尔·乔丹的签名吧!”

“那个就是菲尔·奈特的儿子!”

长期被迫生活在老爸带来的巨大光环下对Travis造成巨大的身心压力。

“去特么的球鞋!老子不卖鞋!”导致耐克的儿子一直拒绝穿Nike鞋到现在。

17岁,Travis拿到了斯坦福大学的offer,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发现斯坦福录用他,只是为了从他爸那里拿一大笔捐款,毅然扭头辍学了!

Travis作为Phil的小儿子,在有哥哥继承家族事业的基础上,一直不管不顾地做自己,他在20岁时还以艺名Chilly Tee出过一张说唱专辑,竟然一张口就卖了10万张唱片。

作为一个新人,这个成绩显然十分不错。然而现实总是残酷的,10万张全是来自爸爸的应援,这也直接导致他愤怒地离开了说唱届!

02 爸爸说,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

梦想输给了现实,乖乖回去上学的他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波特兰州立大学。

毕业之后Travis Knight隐藏背景以一名实习生的身份前往了赫赫有名的Will Vinton动画工作室,工作室的创始人就是拿过一个奥斯卡奖和六个艾美奖的Will Vinton。

实习期间,Travis除了端茶递水、跑腿打杂,还亲身参与到定格动画制作的全过程,在这里Travis算是真正找到了自己的“真命所在”。

定格动画中每一个静态的角色,都需要动画师先用模型捏好,一个画面拍好后,动画师将对象稍做移动,开始拍下一个镜头,每次只拍摄一帧。

正如卖球鞋一样,定格动画听起来更不靠谱。

定格动画拥有迥异于一般好莱坞CG动画电影的独特动画质感和特殊的人物造型,他需要精雕细琢,缓慢并且少产,天生商业价值不强。

现代电影的播放格式是24帧/秒,这意味着要摆24个造型,拍摄24次,一天只能完成电影中的1秒,然后才能合成一秒的动画。

没有多少人愿意做这件事,但Travis却从中找到了极大的成就感。

而更难的是让定格的模型动起来,那需要大量的拍摄连起来后在人眼中呈现流畅流动的效果。

假如要拍一部90分钟的定格动画电影,1秒有24帧动画,那么就需要24×60×90=129600帧,也就是要拍129600张照片,这还没算不符合要求的废片。

虽然制作繁琐,但成片后巨大的成就感吸引着Travis,让他彻底喜欢上了定格动画。然而还没等到Travis靠一己之力闯出一片天,实习的事就被老爷子发现了。

Phil Knight作为一名如此成功的商人,其眼光自然是犀利又独到。在看到了自己儿子Travis所展露出的天赋,再加上对于儿子的爱,Phil在2002年时出手入股了该动画工作室并最终一举拿下工作室的绝对控制权。

虽然在当时,无论是动画界还是Travis本人都对Phil的这一举动有着巨大的非议,但还是那句话你奈何得了Phil爱护儿子的心和有钱任性吗?

公司成员对于这些不免议论纷纷,于是老爷子二话不说,直接让Travis成为董事长,还把之前对他心存不满的人扫地出门。

可是父亲的再次干预与未经他沟通做出的“爱护”他的一切却直接导致他们的父子关系接近冰点。

出任董事长的生活的确并不轻松,上百人的生计重担压得他透不过气。

就像胡适说过的:“怕什么真理无穷,近一寸有一寸的欢喜” ,当年摔门而走的Travis,如今已成为独立运营工作室,负担着上百人生计,从早上7点到晚上23点,工作16个小时不累的动画大师。

03 再坚硬的人,也抵抗不住亲情的柔软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命运并没有让Travis一直能朝着他最想做的事情上肆无忌惮发展。兢兢业业做了两年动画后,2004年,Travis的大哥马修,就在一次潜水活动中突发心脏病,不治身亡。

当Travis赶到家里,看着父亲通红的双眼、憔悴的神情,他突然意识到,这个掌控着千亿商业帝国的人,一直想要干涉他的生活的人,其实也只是个普通的父亲。

经历了丧子之痛的父亲,对一切都失去了兴趣,在哥哥葬礼之后几个月就辞去了耐克CEO的职务,无法工作。

Travis一下子成为Nike帝国的唯一继承人。Travis猛然间意识到了自己肩上的重担,便顺从父亲安排,进入了耐克董事局。

回去打理公司的Travis,并没有放弃自己热爱的定格动画。2005年,他继续出任工作室的CEO,还把工作室更名为“莱卡(Laika)”。

当然,Travis也没有辜负父亲对他的期望。从Will Vinton动画工作室改名为Laika动画工作室后,工作室将重点放在了制作定格动画长片。而Laika动画工作室的首部作品《鬼妈妈》在Travis成为工作室CEO的第四年问世。

作为第一部运用上了3D打印技术的动画作品,《鬼妈妈》在2010年奥斯卡中也获得了最佳动画长片的提名,在全球收获了1.24亿美元的票房。可谓是一鸣惊人。

随后2012年和2014年,Laika动画工作室稳定地贡献着新作品——《通灵男孩诺曼》和《盒子怪》。

这两部动画也将全球票房保证在了1亿美元以上,同时也都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的提名。

从《鬼妈妈》开始,人物模型都采用3D技术打印,这不仅让制作模型的工作效率大大提升,还能让人物的表情更加丰富。

比如《魔弦传说》里的主角就有上万个面具,能产生4800万个表情排列组合。

更可贵的是,在工作时取得不错成绩的同时,他在耐克也找到了商业和艺术结合的途径,甚至打通了动画设计和球鞋设计的次元壁。

Nike 为 3D 动画电影《通灵男孩诺曼》而特别设计的 Air Foamposite One “ParaNorman”,人称“通灵喷”。

而在这双“通灵喷”后,Nike再次以诺曼为灵感,推出了这样一双Nike Air Raid ParaNorman:当然这双当时只为了Tinker Hatfield打造的US11码的Air Raid最终也是被高价竞拍走了。

每款跨界合作款球鞋都成为爆款。

不知不觉,Travis同时在动画界和商界工作已经有10年了,努力平衡现实与梦想的他,没有了年轻时对家族事业的万般抵触,反而觉得这两个截然不同的工作,可以相辅相成:“它们两者是互补的,都能让我在另一份工作中做得更好。”

有人问过Travis:之前那么讨厌父亲,怎么就决定主动去缓和关系?

他回答:“你会发现,一切都会消失在一瞬间。亲历过失去和死亡,才知道家人的可贵。”

现在,他终于淡化了人们心中“耐克儿子”的标签,而是以奥斯卡提名的导演的身份出现在我们的野。

在为梦想努力的路上,即使长满荆棘,也要尽全力披荆斩棘。

也许你我没有和Travis一样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背景,没有Travis一样可以用钱铺平道路的老爸,但我们能够站在同一起跑点的就是我们的努力,人生道路上,唯有用多倍的努力超越别人才能成为真正的赢家。

“原来我们之所以没有成为自己,

差的可能不是几千亿家产,

差的是永不背叛梦想的热爱和耐心。”

本文图片均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